如何杜绝科罗娜热潮,为大家创造美好生活?以下策略可以作为一种解决方案。

和法官、警察和士兵以及记者和社区领导人需要尽可能有效地接受教育!他们的世界观对于这场不必要的难是否能顺利进行,或者能否阻止执政的厌世精英们的行为至关重要。

 

自由战略
建立一个和平与正义的世界

 

以下考虑的基础是认识到这个世界是由一个有影响力的不择手段的人组成的网络统治的,以及科罗纳是一个长期计划的一部分,类似于第三次世界大战。除了完全控制一切、完全奴役人类、人与技术的融合(超人类主义)等目标外,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类将被彻底消灭。由于这一议程显然已经非常深入,当然任何形式的抵抗都已被考虑在内,很可能没有多少时间–如果有可能的话–来阻止这种疯狂。

如果你还没有得出这个结论,请看以下两部免费纪录片:2011年的 „Thrive“《茁壮》和2020年的 „Plandemic“《瘟疫》。

如果有人问如何尽可能顺利和可持续地解散目前的权力结构,那么这就提出了许多其他问题,例如:

执政精英及其傀儡会有什么反应?

在这样的权力和制度变革中,哪些人、哪些职位或职业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请愿或选举、示威、封锁、抵制税收、大罢工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教育或失意如何才能尽可能有效地成功?

这样的全球变化怎么可能具体发生?

如何激励人们积极努力实现这样的改变?

全球合作精英的权力结构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只有尽可能同时进行的、专门针对这些权力结构的全球抵抗,才有可能瓦解。

带来的科罗娜危机在这方面可以说是真正的福音,因为它已经引发了持续的甚至是日益增长的全球抵抗,甚至部分已经正是针对这些精英的。因此,一个子目标是不仅要保持这种阻力,而且要加强这种阻力。另一个次目标是让大多数示威者(他们可能大多是纯粹的措施反对者,或多或少地“只“追求恢复旧常态的目标)了解全球权力结构以及解决方案和替代方案,例如,通过说服组织者采取这一战略,或通过传单和讲座直接告知参与者。

当公众对这些侵权行为的教育得到满足,并导致极大的愤怒时,精英们将如何应对?对于某些精英及其傀儡来说,可能的失势很可能意味着无期徒刑甚至死亡。因此,他们会试图将任何严重的抵抗扼杀在萌芽状态,用一切可以想象的手段(侵略战争、内战、停电、集中营等)极力维护自己的地位。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显然是完全不择手段的,或者说是完全疯狂的,可惜不排除他们一旦发现自己的势力正在从自己身边溜走,就会想方设法把所有的人都拖下水。

因此,防止精英阶层可能采取的神风行动和种族灭绝企图(例如通过强制接种)应在规划和实施全球接管中发挥核心作用。

除了精英的力量、每个人的力量、团结的人民群众的力量之外,很多力量在于和法官、警察和士兵、记者和地方政客的决定。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站在人类和统治精英之间。他们可能会通过暴力压迫和操纵来保护精英阶层不受大众的影响。但反过来说,他们也可以保护群众不受冲撞,揭露、谴责和预防他们的罪行。最重要的是,他们是能够组织最顺利、最协调的变革的人。

在这方面,“米尔格拉姆实验“的发现也很重要。简单而松散的定义,它证明了人们几乎会做任何他们认可的权威告诉他们是正确的事情。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如果一个人成功地让一个军官甚至将军、警察局长或警察总长、宪法法官、主编、主任医师或校长等人失望,就可以让很大一部分下属失望。

因此,对这些变革的键目标群体(首先是领导岗位)进行有针对性的、专业性的开导或疏导,应该是所有抵制者的首要任务之一。

我们面临的挑战不仅是(一般)要教育那些坚信自己受过足够教育、对质疑甚至改变信仰有天然反感的人,还要把人们从对权威–政府、新闻界、上级的过早顺从和欺骗性信任中解放出来。

我所看到的一种启迪和消解的方式,就是尽可能专业的向所有潜在的开放的、对其他观点感兴趣的、但不能见仁见智的人进行概述和总结。例如,关于科罗娜或我们现实的其他基本联系的最大和最值得怀疑的不一致之处。比如说,财富和权力的分配再不公平不过了,因此有许多有影响力的、不择手段的人通过某些结构和机构形成了一个全球网络,而大多数人显然还不能正确地想象。

基本上,教育就是要接触人们,让他们消费某些预选的信息。这种教育也是要让人们对官方的说法产生怀疑,并鼓励人们自己去了解情况或寻找真相。让人们消费某些信息的方法有很多。如:在不同的场合,由不同的人以不同的形式重复宣传。比如,通过打电话、写信、上街聊天等方式。

另一种方法是形成一定的社会压力,比如给全国所有的警察局写一封邮件或信件,主题是:“这条信息发给所有的……“。这种方法的另一个积极的副作用是,它另外刺激了彼此之间的交流,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都收到了这些信息。

我在文中还呼吁其他人表明他们是怀疑公众的说法,还是反对或赞成这些措施,例如在面具上画一个十字架,或者如果可能的话,根本不戴面具,但至少要与尽可能多的人/同事公开谈论这个问题并出来。一方面,这背后的想法是,这可能导致(在这种情况下是故意的)分裂。因为只有当警察或军队内部有两个团体时,比如说,才会有根本选择阵营甚至换阵营的可能。另一方面,一般来说,所有反对科罗纳措施的人,所有反对帝国主义的人,所有反对暴政的人,都会永久地把自己认定为科罗纳措施的人,这是有道理的。

关于这个小故事。罗马奴隶帝国的一位参议员曾提出建议,用白丝带标记所有奴隶……。他的顾问回答了这个建议:如果你这样标记他们,那么他们就会意识到他们到底有多少人……。然后他们就会起来反对我们

有多少人直到现在还在隐瞒自己的意见,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当越来越多的人克服了向所有其他人证明他们是如何想的时候,就可以变得很明显。这将反过来鼓励其他人这样做。说不定还会发现已经占了多数。阿斯奇的“顺应性实验“令人印象深刻地证明了人们对世界的看法是多么重要,看到或知道别人是如何想的。我们对群体的归属感的需求甚至达到了这样的比例,以至于我们假装相信明显的不实之词是真的。

其中许多进程已经开始!值得一提的是,例如,组织了与地方决策者的小组讨论,以及有组织、有针对性地向地方政治家分发宣传材料,并在整个地区有组织地分发传单,对广大民众进行独立教育。

这样的全球变化怎么可能具体发生?

随着这些理念越来越成功地被传播,随着这些受众因此越来越成功地受到教育,(全球)对过渡期政府诚信的呼声就会无比响亮。要想成功启动过渡政府,以下两个因素可能至关重要:

  1. 首先,这需要民众、公认的权威人士、榜样和其他有影响力的人,以及反对党越来越大声地指责集体对现任政府的不信任,例如最近在奥地利已经发生了两次(2019年5月和2020年12月)。
  2. 其次,需要一个由著名的政治家、记者、律师、警察和廉洁军人组成的网络,以及一批公认的廉洁专家,他们可以共同组成一个值得信赖的过渡政府,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接受甚至认可。

目前缅甸(Burma/Burma)的军事政变证明,这种事情不仅可以想象,而且可行!

在成功建立廉洁的过渡政府之后,这些政府可以努力尽快、同时和全面地执行下列优先事项:

拦截有影响力的人的败网络和智囊团。高贵族、寡头、银行家、媒体垄断者、说客、主要政客等制度傀儡应该被剥夺权力,比如按照国际法进行司法判决(纽伦堡审判!),建立一个社会秩序,让这种精英主义、不透明的集团不再可能存在。

– 通过有针对性地接管主要媒体的广播电台,接管释的主权;宣布过渡政府和进一步的行动方针;

– 就我们现实的基本联系展开公开、自由的对话和讨论,从而不仅使真相逐渐浮出水面,而且使所有已经存在的解决办法和替代办法浮出水面。

– 呼吁尽可能广泛地组织心理互助,因为某些事实如果没有帮助,很多人可能无法处理。

让民众为可能发生的危机和社会动荡做好准备,同时可能维持稳定、和平和秩序:例如,呼吁他们与当地农民和其他当地供应商建立联系,并在必要时组织当地公民守夜;

– 通过区域、地方、自给自足和防止危机的结构(社会基本系统的权力下放),在所有层面上实现独立 — — 粮食、能源、电力、药品、货币.。

– 通过采用保值(全额货币)和流通担保(自由货币)的区域货币,稳定经济和金融体系(见“自由经济“和“Wörgl奇迹“);

– 与所有邻国和全世界的主要目标群体或现有过渡政府进行了解、建立网络和合作。

建立全面和透明的决策程序和权力结构:例如,通过更直接的民主、公民议会、“系统地建立共识“(SK原则、社会民主、建立共识、审议式民主);

– 按照鲁道夫-斯坦纳的说法,建立社会三足鼎立(精神生活的自由、法律生活的平等、经济生活的博爱)。

在各个层面(教育、卫生等)建立综合体系。

无限的私有财产权,以及有限的资源(水、石油或天然气资源;矿山;超过自己需要的耕地等)的私有权,是万恶之源中最浓厚的根基,因此,亟需重新考虑和谈判。这些权利应该永远,但特别是在变革时期,应该成为启蒙运动的重点!在这一点上,我们应该做得更好。任何人都不得剥夺!任何公民都不应该被强行征用!恰恰相反:只有少数寡头对人民的征用,才是要反过来的!要征用的不是“正常公民“,而是要阻止寡头侵占所有人都有权享有的有限的自然资源。

„第一个用栅栏围住一块土地,并有“这是我的“的想法,并发现人们头脑简单,相信他的人,才是公民社会的真正创始人。如果有人拉出纠察队,对他的同胞们喊道:“小心相信冒牌货;如果你们忘记了果实属于所有人,而地球不属于任何人,你们就会迷失方向。“
–让-雅克-卢梭。

一个和平、公正和可持续的经济金融解决方案可能在于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以下三种模式/概念的混合体:西尔维奥-格塞尔认为的自由经济、雅克-弗雷斯科认为的资源型经济模式和克里斯蒂安-费尔伯认为的共同利益经济。真正“无条件“的基本收入,只有全世界的人都得到了,才是公平的,但问题是还需要什么,亲爱的钱。

钱已经变异成一种宗教。大多数人认为,没有钱的生活是不可能的,尽管99.9%的物种每天都在证明我们是错的。这可能是对人类未来最具决定性的问题之一:金钱的日常使用对人们的社会化、和平共处和可持续的生活方式是更有用还是更有害。以及回答了一个值得生活的世界没有钱如何运作的问题。关于债务货币体系和信用体系的话题,推荐阅读David Graeber的《债务–前五千年》一书,以进一步了解。

如何激励人们积极努力实现这样的改变?

有几个因素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比如,相信未来的各种愿景。如果一个人相信有可能自己和他人创造一个显著的生活条件改善,那么他就会比不相信的人更有动力为之做事。从宣传理论中我们知道,以及如何才能创造和强化某种信念。以下认识必须引起人们的重视。如果我们的知识和地球上的资源能够让所有人大致平等地受益,那么我们很可能只需要投入目前工作时间的一小部分,平均生活水平就会比现在高出许多倍。在这个过程中,水、食物、住房、能源、流动、教育、医疗等都可以为大家免费提供。我们已经有办法做到这一点,只是我们的想象力、优先级和意愿的问题。同样促使人们相信,如果我们自己和越来越多的人不尽快采取行动或进行抵抗,未来的生活条件大大恶化。其他因素是恐惧和缺乏勇气,这需要具体解决。

请愿或选举、示威、封锁、抵制税收、大罢工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如果请愿、公投和选举能够从根本上改变既有的制度,那么这种做法要么已经成功,要么早就被禁止了。只要主流舆论是统治者的意见(政府和主要媒体的解释主权),只要选举制度允许选举舞弊,促进和平、自由和正义的政党就极不可能接管政府。而且即使人民投票淘汰了腐败的精英,第二天可能就会发生精英们逼迫的内战。

示威给人以勇气和希望,是释放挫折和愤怒的阀门,但对政治决策几乎没有影响。此外,抗议和示威都是精英们策划的,部分甚至是希望的,例如,在媒体上制造各种形象,以更好地诋毁批判群众。可以改变现状,但显然我们无法经常性地、跨国家地组织类似“占领华尔街“这样的活动。例如,有趣的是,封锁公共媒体的主要总部几天,要求进行自由的公共对话和讨论。不过,对于这种抵抗,我们显然要乖巧得多,也舒服得多,或者说大多数抵抗者认为没有必要。

抵制税收或总罢工也是如此,再加上其他因素,使这些非常有效的方法极不可能实现:临界群众(仍然)太少,以及群众内部和公众的不团结。

结论:
利用选举、新党派或示威游行来试图改变虚假民主独裁的一些根本性的东西,或以此来逃避全球权力精英的影响,这就像拿着刀子去打枪仗一样….。聊胜于无,但实际上完全不合适,而且很可能完全是徒劳无功!

们一定要做个好人!要么现在,要么永远!
与其每周一次的„无声游行“、集会、散步和革命汽车鸣笛,
不如开始创造性的抵抗:在我们的市政厅、媒体、法院、警察局、军营前,甚至在各种人民叛徒的住所前……。

#OccupyMainstreamWhat
speaks against it?与其每周示威,我们还可以我们的宣传/真相部的入口:我们的主要媒体数周.例如,要求每天独立的“科罗纳委员会“和“自由的公共对话和言论“,而且是在黄金时间!我们的宣传/真相部也可以锁。

#闪和隐蔽剧场
你在哪里,创意叛逆者?比如说,定期在我们的派出所门口静坐,用一个简单的问题/要求,有什么不好?理论上,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用这种手段引发银行挤兑….。
们是存在的,这些有创意的人在市政厅前投放了大量的粪便,或者在夜雾行动中在某些入口处用混凝土浇灌……
请多多益善吧!

#marking
所有反对C措施的人,甚至所有反对权力结构的人,都尽可能永久地打上自己的烙印,这有什么不好?只要我们看到我们有多少… …就会

 

逻辑上讲,实施这种战略的先决条件是对其必要性有尽可能广泛的、日益增长的和广泛的(全球)理解,由此可以产生实施战略的足够动力。这完全是通过其传播和由此产生的越来越多的参与来实现的。

 

这不仅是一个可能的“变革战略“的初稿,最重要的是,这也是一个诚挚的邀请,请大家思考、反思、提前思考、交流和争论。我认为最本质的进步是,越来越多的人致力于这样的话题,并加入到一种“变革的思想工作“中来,在这方面也尽可能地发挥我们的群智,这是一种积极的变化。如果您有兴趣合作,请与我们联系,并将此邀请函转发给可能感兴趣的人。

衷心感谢和希望的问候!
只有团结起来,我们才会强大!